我们用既有之物,
去创造所能之物,
去诉说须言之语。

与同人文无关的东西最终都会删掉,大概
THANKS FOR FOING ME:)

沉鳞与橪

© 沉鳞与橪 | Powered by LOFTER

【萨艾】生还

年初的参本文~

完售啦!所以就先发出来(混更)啦


——


他开始有些困了。眼前半冷的炒饭开始重影模糊,带腥味的雨水打湿了地毯,寻衅滋事年轻人们的满嘴脏话令他厌烦,酒吧角落蜷缩着一架巨大老旧的钢琴,看不清面容的家伙坐在琴身的阴影里奏乐,乐声像是蒿草丛间嗡鸣的野蜂群。


艾斯又一脑袋扎进了自己还没吃完的炒饭里,淡黄色玻璃酒瓶落在地上碎出无数块残影,伴随溅得到处都是带着泡沫的酒水而来的是隔壁桌食客劈头盖脸的咒骂。仍在细致擦拭桌子的酒保不以为意,早已习惯了各类来路不明的客人们的怪癖,只要最后交得了酒钱就行。


天气不好,泛黄的树叶刚刚落到上,新鲜的雨水就把它们冲刷了个干净。城市...

【虫绿竞猜活动】NO.5《乍暖还寒》by解橪

只有阿朵猜出了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而点梗还欠着呢(喂

瑶苓:

竞猜名单点我头像。
可选择性搭配歌曲《Counting Star》食用。


乍暖还寒


凌晨的时候,哈利听见窗外模糊传来了雷声。
他整个人都窝在被子里,被温暖柔和的被窝包裹的感觉能让他跟快速地入睡。可是那晚哈利却睡得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梦都支离破碎坍塌不起。
于是他半跪着爬起来,默默地注视着厚重窗帘间狭长的一条空隙,灰暗的天光从那里透露出来。
他伸出手拉了拉一边的窗帘,将那条缝隙覆盖住。房间里变得更加伸手不见五指。他在这黑暗中又摸索着把暖气调成了静音,这才心满意足地缩回被子里。
哈利觉得脑袋昏昏沉沉...

【萨艾】告白


·艾萨艾无差

校园paro

非常、非常ooc

  我蹲坐在教室倒数第二排的一张课桌上,看着最后一排的基德抽完了他身上最后一只烟。之所以知道那是最后一根,是因为尤斯塔斯这家伙看起来就很不满地把一次性打火机摔到了桌子上。他仍翘着两条腿,坐在向后仰倒一半的椅子上,没有动,没有双手摸索自己校服两侧的口袋,只是用那双怒气腾腾到快要喷出火的眼睛瞪着我。他的椅子底下是四只燃烧殆尽的烟屁股。

  那时候我正低着头在想自己脚底下的课桌是谁的。基德天天都是一幅全天下人欠他五百万的样子,以至于那个下午我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旺盛于平常的怒火。

 ...

“嘿,抓到你了”

【OP/罗艾】楼猫 02


→失语症患者复健中

 

  这年春天分外短暂,立春尚未过去多久,一场接一场的暴雨就打落了新生的花蕊和嫩叶。那些植物的幼子们就像是从未在枝头停留过一样,它们只是如同一场炫目而热烈的花雨从天空降下后便潦倒于街头巷口的烂泥中,随着提早出现的蝉鸣声,与短暂的春日一同迅速逝去了。

  艾斯站在便利店门前的雨棚下,无所事事地望着湿漉漉的街头。正午的阳光并不热烈,只是金灿灿的落了一地。那里还有两只略显肥硕的鸽子正踏着方步,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好奇地望向路边行人。过了一会儿,他把重心从左腿换到右腿,向后倾斜了一下身子,趁着这个间隙他还向双手手心处哈气,想着今天的气温怎么突然...

一本虫绿的大百科全书——《Every World I Meet You》Repo

!突然被粥粥和阿朵夸了超开心!!*´艸`)
【以至于在学校玩手机差点笑出声x
拿到本子先看完了粥的《拜见岳父大人》,超级可爱!中间婚礼的小彩蛋让我记忆深刻啊~~
等我看完大家的文之后也要写一条长长长长的repo!!~

黄桃牛奶豆花粥:

哈哈哈柚柚那一刀戳❤,不过谁又能说不是he?那个人明明承诺那个被锁在监狱里,躺在铁床上的人:虽然是个梦,但我要带他去做那些梦里求而不得的所有事。
橪的文真的最后看得心里梗一下,因为字里行间都是属于两个少年的美好心思和疼痛。而这种疼痛是非常珍贵的,因为人越长大,能让他觉得疼的事,能让他刻骨铭心的事就越少了,于是当数十年后的某一天清晨醒来,忽然想起自己...

【OP/罗艾】楼猫 01

  微博借梗,见评论

  

·

   遇见楼猫的那一年,艾斯十八岁。

   为了在这个城市里完成学业,他在老城区某个单元里租了一间房。小区隶属于一个已经消失了的人事单位,圈了四四方方一块地,稀稀拉拉盖了五六栋筒子楼,都拿来配给单位的老员工。年月流逝,住在这里的老人们大多已去世,子女们都搬了出去,交通不便的老城区加上居高不下的房价,像艾斯这样搬进来的人寥寥无几。

   于是整个小区日益空荡。到了晚上,走过锈迹斑斑的铁门,整个小区半边黑洞洞,脚步声与风吹开墙壁上一层砂砾的声音...

【OP/罗艾】Night

拉郎爽一下
分博麻烦,都堆这里。看过就请无视吧


“你怎么又弄掉了钥匙。”罗看着蹲在门前浑身湿淋淋的青年拧紧了眉头。

  艾斯正蹲在灰泥墙的背面,身后是老楼区特有、挂在墙体外面的电缆和一排生了锈的铁质信箱。青年的前头还蹲坐着一只黑猫,他正拿着牛奶饼干逗它玩儿。

  “我把钥匙放在衣兜里,打比赛的时候弄丢了。”青年站起来,沙色的薄风衣窸窸窣窣又抖落下更多的雨水,几缕湿漉漉的发打着卷儿贴在脸上。他拍拍两边的膝盖,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顺手接过对方手里便利店的塑料袋以便人家腾出手拿钥匙。艾斯笑嘻嘻地望着男人,却发现罗把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只好收了笑,一本正...

无数次表白太太们和主催们❤爱你们啦~

亘七:

#本宣# #萨艾# #艾萨# 艾斯&萨波双向CP同人合志开始预售啦!预售时间2.14-2.24,之后会参成都CD19和魔都CP20,感谢本子里面大家的努力!
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5063909841 (另外根据小伙伴的反应,把之前《高塔》的余本也放出来了,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5077034444)
祝哥哥们情人节快乐~

写手问卷

回馈传卷人! @黄桃牛奶豆花粥 感谢粥粥的传卷耶嘿~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解橪。

解澜→解然→解橪

解是最开始时本命的姓氏,澜是我哥哥的名字,取谐音就变成咯现在这样

你问我沉鳞?那时候刚好在背书,“夕日欲颓,沉鳞竞跃。”


2.当写手多久了?
开始写东西的话,大概两年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八九万,还有一堆废稿【。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不算成为写手?应该是纯粹为了想表达一些东西,也就是满足自己私心的愿望。

现在嘛,

只是我有一点故事,

只是我想要与你讲一讲...

1 2 3 4 5 6 7